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文章是案头的山水,山水是地上的文章

   王阳明被贬龙场(贵阳西北七十里,修文县治)的时候, 日子不好过。路上被大太监刘谨派人追杀,伪造跳水自尽躲 过一劫。但在这个地方,痛定思道,据说后来悟道。他这个道, 今天大多数人是不知道的,或者说读过片言只语,偶有所动, 但不知道有什么用。王阳明说:“初学时心猿意马,拴缚不 定,其所思虑多是人欲一边。故且教之静坐息思虑。久之, 候其心意稍定。只悬空静守,如稿木死灰,亦无用。须教他 省察克治……将好色好货好名等私,逐一追究搜寻出来…… 才有一念萌动,即与克去。斩钉截铁,不可姑容与他方便。

231.jpg238.jpg

不可窝藏。不可放他出路。方是真实用功 到得天理纯全便是何思何虑矣。”

什么才是天理纯全?这是很费脑子的问题,我小时候, 老在想宇宙究竟有多大。有人告诉我说,宇宙是没有边际的。


以我当时的物理认识,我很难想象没有边际是什么样子的。 但穷所思,去想象那个没有边际的边际。其实是个必然叫人 悲伤的事情,因为你很快联想到你的渺小,你生涯的短暂,你 想象不出后来的可能性,就会去思考此生的意义。这个意义, 其实一直没有找到,尤其当我将近四十的时候,更难循迹。

    越是碌碌无为,越是想从苍白之生平中得出意义。但越 是去找,失望越大,最近与旧日同学喝酒,无不以醉生梦死 为自励,乘能喝的时候多喝一点,他们说,我也应和。喝多 酒,数日不适。读书,读这本《孤光自照——晚明文士的言 说与实践》,网上下的,作者名叫曹淑娟。我不知道是何来历, 她序中第一句便吸引我,她说,文章是案头的山水,山水是 地上之文章。我深夜不眠,思绪万千。想到心中或有沟壑, 但心情如同临渊。惶恐不安,但又不改自傲。

    对最近之生活也难以言状,百无聊赖时候,也觉得阳光 明媚时读书甚好,顺便又见植物吐青叫人心旷神怡,但看不 了几分钟。书中有段摘晚明华淑《闲情小品》自序云:

    夫闲,清福也,上帝之所吝惜,而世俗之所避也。一吝焉, 而一避焉,所以能闲者绝少。仕宦能闲,可扑长安马头前数 斜红尘;平等人闲,亦可了却樱桃篮内几番好梦。盖面上寒 暄,胸中冰炭。忙时有之,闲则无也;忙人有之,闲则无也。


昔苏子瞻晚年遇异人呼之曰:“学士昔日富贵,一场春梦耳。” 夫待得梦醒时,已忙却一生矣。名增利垄,可悲也夫!

    近日之新闻,朝堂上衮衮诸公畅所欲言,民间则许多血 腥不经意中被湮灭。加之最近一友,前脚还说有好酒以待我 们人齐一聚,后脚自己驱车不慎肇事,因撞死二人而被拘。 心有悲怀,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。再加之事端频密,应接不暇。 多少麻木不仁。这会想这不仁二字,确实贴切。难怪说天地 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!又想那失踪的飞机,近两百人生死攸关, 微博上关注了许久,但看搜索词,某明星怀孕,也轻易夺得 头条,不免叫人思考。前些日,无聊,看张岱的《陶庵梦忆》, 也在他的序中录得一则:

    昔有西陵脚夫为人担酒,失足破其瓮,念无所偿,痴坐 伫想曰:“得是梦便好!”

    王阳明或者思得处乱不惊之道。他悼念自己的朋友杨 士鸣:

    道无生死,无去来,士鸣则既闻道矣,其生也,奚以喜, 其死也,奚以悲。

    忽略名利而修身养性,淡泊生死以促成达观。后来想, 所谓心学,算不算自欺欺人,如要自欺欺人,其实还不如这句: “得是梦便好!”